平静如鬼

他就坐在一张平淡无奇的木椅上,双手被紧紧的捆绑着,始终低着头嘴角微动好像正低声呢喃着什么,他的神情中带着无比的狰狞和双眸深处的不甘。

他不甘,不甘于现状,不甘被事实绑架,但这种不甘却在此时显得如此苍白。

他挣扎,如疯如魔般挣扎着,他渴望自由渴望如那天上白云般,渴望如溪中流水奔向大海。

最终,他的所有狰狞,所有不甘和所有挣扎都映在了一张平静的脸上。

他是我心中的魔,是我心中的鬼,也是我心中的唯一神明。

我怀着无比的虔诚向他祷告,低声陈述着我一生的罪恶…

日日同样的事一再反复不息,

只需遵照与昨日相同的惯例。

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不会有悲矜来袭。

阻挡去路的巨石,蟾蜍会绕路而行。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